酒井沢菜ʔ•̫͡•ʔ

ʂ όяяყ ,β੨৳୧
ηόт
ʂ ό
cυт୧
♡⍢⃝♡💘(•́ॣ·̫ॣ•̀,)՞

东京夜路-

只要打开门,风就会从窗户席卷而来,撩起我的睡衣和头发。讨厌这种外界来打扰自己的感觉,但是太过寂寞,只好忍住想要切断一切和外界相通的冲动,在昏暗的房间留了一扇窗户。

听得见远处车轮划过水洼的哗哗声,随着交替的红绿灯有有无无。商店发着霓虹灯光的牌匾倒映在空荡荡的马路上。早就没什么人了,却还是亮着灯,就这么着的等一个寒冷的晚上,光是简单想象,这些牌匾的孤独还是仿佛让我感同身受一般,打了个寒颤。

如果要说谎的话,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吧?自言自语道,我将脚收起,朝着窗户,整个人蜷在椅子上,百无聊赖的玩弄起指甲。电脑播放着山下达郎的歌。颇具时代感的混音,绕绕弯弯的穿过漆黑的房间,避过窗前坐着的我,顺着夜风飘到街上。很想买一个muji壁挂式的cd机,但是超出了预算。即使买了又放在哪呢?没有长期的居所,等什么时候搬出去住再重新考虑罢。

手指肚划过脚趾,却怎么蹭也蹭不掉几个月前残缺的红色指甲油,真是讨厌极了。明明是一副躯体上的,怎么就和手指不同呢!我举起手,白金的月光下勉强看出猫眼指甲的光泽,这是刚去店里做的。我很中意店员修的指甲形状,时不时会想要盯着自己手看。是阿,明明是一副躯体上的,人心,为什么就同手指不同呢!伤心的时候,拿去店里修一番怎就行不通呢。思绪要是代谢的快,也不至于同脚趾一样,几个月都无法革新吧。要怪也怪自己,明知自己的优柔的性格,偏偏不去处理那残留的甲油。

没想到,有朝一日竟能成为自己笔下描写的女人呀。此时此刻也只能自嘲一番了。

“女人就只会等待/比起男人更像是孤独的小丑/越是噩梦越会疯狂的出现/我早已明白.../”

尽管从早就对甜言蜜语不抱有期望,但是心里面还是放弃的不够彻底吧?不要的东西就不要了,拼劲全力故作骄傲,连自己都觉得可悲。再怎么努力,也还是做不了潇洒转身的女人呢。

two dreams can join together.

原以为真的有那么一点可能会像歌里唱的那样。万家灯火的窗外,我刚刚垂下眼眸,歌曲又立刻切换到marie了。

实在是想不明白阿!对于我除了爱情,就再没别的感情了吗?可是你对于我来说,尽管没有爱情,也一直是特别的。阿,是呀,你阿,指甲即使剪掉了,也会不痛不痒的长出新的,还可以去美容店修理的赏心悦目。可涂在我心脏上的甲油,是一年半载也无法卸掉的。
比我想象的还要在意你,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不喜欢我。

如果/要说谎的话/还是什么都不说的为好

还是

什么都不说的为好

早就知道了,早就知道了,轻轻松松就说出未来的男人不能信

所以他为什么要说的那么好听阿

哽咽着,哭笑不得的我,怪谁呢。

自作多情

大脑的一时兴起迷惑了我

橙紫色夜空里还是找不到月亮星辰,云层在高楼和天空交界线翻滚,尽管知道水分子就会聚集便成了云,还是忍不住如此比喻。

人生中最后一次为这样的事情哭

最后一次为这样的男人哭

我轻飘飘站起来,光脚踩到地板上,手指抵着窗户,将额头贴到玻璃上。

评论 ( 2 )

© 酒井沢菜ʔ•̫͡•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