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井沢菜ʔ•̫͡•ʔ

ʂ όяяყ ,β੨৳୧
ηόт
ʂ ό
cυт୧
♡⍢⃝♡💘(•́ॣ·̫ॣ•̀,)՞

 

2016-6-25

恩,说的是呢....尽管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去想,但是还是记点开心事情比较好吧?
💘

大一的时候偶然被不认识的正在实习的前辈求借收音机刷分六级,之后偶尔有些交集。今年她毕业了,特意问了我要不要她的考研书,给我了留了……阿……有这——么多。

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笨蛋

说是有问题可以问她,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

我抱着书回来,偶然也觉得真是个温馨的夜晚。

明天中午考解剖,因为理论背的还比较熟,今天去翻大体的时候,觉得还算是得心应手,对比旁边的人,稍微得意了一下。虽然我还是不太喜欢自己思路连不上的时候有人帮忙。没办法,我实在是太好强了。

衣柜里没什么喜欢的衣服穿,也没时间买就是。喜欢上了sugarme...

 
群像の星 玉置浩二

才发觉自己也是会自言自语的。走在傍晚四五点的路上,穿过三三两两准备吃饭的人,我逆流而上。

“左旋多巴,副作用早期反映是...心血管反应和胃肠道,呃,直立性低血压和....什么来着?”

断断续续的回忆着的内容,不自觉脑中的话语脱口而出。被自己的声音吓到,茫然的抬头回顾一周,才发现嘴里不知怎么嘟囔着的内容早就变成了爱我。

爱我。抱我。

我闭上了嘴。

羞耻心迟来一步。该是没人听见,但是没法原谅自己。我这是干什么呢?习惯了娇生惯养,人生也没经历大起大落,只不过受了点挫折,突然间像个小孩子似的索求起来。

希望别人爱我,但是不希望别人爱我。

支付不起,可是想要。和偷抢有什么区别呢。

不知不觉就会重重的叹气。尽管一直嚷嚷着,不,我不要改变!竟然还是让人趁虚而入。一旦有了示弱的想法,就算仍然走着相同的道路,走路的人其实也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吧。

买东西的时候,一开始收到总是很宝贵的,过不多久就会变得即使丢了也无所谓的了。不禁觉得,再让人向往的东西,一旦变多了,就会变的廉价起来,另人惋惜。高岭之花,一旦被摘下,无论放在多么好看的琉璃瓶里,就会枯萎。阿,是花最终就会趋于枯萎,届时也就分不出来是高是低。但是就算会枯萎,我也仍然想做特立独行让人心心念念的那支阿。

不小心把梅乃宿的瓶盖弄掉了地上,索性举起瓶子喝掉了剩下的一些。以喉咙为中心散发着热量,身心都暖和了起来。

无理取闹的女人

但是

touch me,爱我,抱我

就让我任性这么一会儿,一小会儿



 

あなたにム—ンライト

夜晚路过,杂乱堆放着物品,充满生活气息的小房间,抬眼看到窗台上老式台式圆镜,旁边的高脚花瓶里,竖着一支玫瑰。

夜风穿过窗框鼓起窗帘舞动,关着灯的暗色房间,是鲜红的玫瑰花瓣轻轻颤动,汇集了全部清冷的月光,在房间的窗台上静静伫立。

我挪不动脚,呆呆站在房门口…觉得太寂寞了,忍不住泪珠兀自涌落。回过神来才发觉,无意之间偷窥了谁的隐私,匆匆忙忙抬手用掌根擦掉了泪水,慌张的扭头跑了回去,不敢回头。

即使是闭上眼,那支玫瑰也隐约出现在视野里,一阵让人深陷的孤独感弥散来,想要情不自禁的站在那个窗台旁边,让混合着月光的昏暗的风拂过刘海。恍惚回到好久好久以前住的地方,那样子早就记忆模糊的,90年代的住所,...

 
Ascolta Izzy

      A single furtive tear

一颗隐密的泪珠

  from her eyes sprang:

从她眼中涌落
  Of those festive, young girls

那些满是活力的年轻女孩
  envious she seemed to be.

竟成了她心之所向
  What more need I look for?

我还在奢求什么?
  What more need I look for?

我还在奢求什么?
  She loves me! Yes, she loves me, I see it. I see it.
她爱我!是的,她爱我。我感受到了,我感受到了
  Just for an instant the beating of
尽管只是一瞬,我听见
  her beautiful heart I heard!
从她那高贵美丽的心脏传来的跳动的声音
  And my sighs became as one
我的气息便立刻
  fleetingly with her sighs!

同她的叹息融为一体
  Her heart beating, her heart beating to hear,

她心脏在跳动,听见她心脏在跳动
  our sighs confounded as one...

我们的叹息,融合
  Heavens! Yes I could, I could die!

上帝!是的,我可以,我可以死了
  More I can't ask, I can't ask.

我别无所求,别无所求
  Oh, heavens! Yes I could! Yes I could die!

上帝!是的,我可以,我可以死去了
  More I can't ask, I can't ask.

我被无所求,别无所求
  Yes I could die! If I could die of love.

是的!若我为爱而死,我死而无憾!

 

虽然不知道他们自己怎么想,凡是说起自己无情无义生性凉薄之类的人,我总是听听笑算了。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无情无义的人,恐怕只是关注点不一样吧,比如...能为之付出热情的事物还没出现。

我一直认为尽管自己乍一下同人相处似乎趋于冷淡——当然(因为害羞)——我在刻意更改——但我仍然是个热忱的人。热爱身边的人...和事和世界。至少我一直这么想的。但是情绪最近几乎是波澜不惊,让我不禁产生了怀疑。我对待人,对待事,在某个地方总是差那么一点。

这不是突然改变的,好久以前便时不时漏出冰山一角。海岸线不会无缘无故的下降,是多方调解,蓄谋已久的。不习惯全部指责任何人的自己,总是往身上揽起责任,这难道是什么善良的事吗...

 

判断力

想了想还是把他的名字写上吧,学弟太泛指了,我很喜欢周围的每一个人,因此每个人都有不小的份量,不想统称代替。

赵航的事处理过后,似乎丧失了一大部分的判断力。他颠覆了我所有的准则,我从小到大不容改变的坚定。我的结论向来是根据我的经验得出的,可是一想到关于他这件事,我就开始迷惘徘徊不定起来,瞬间觉得人生充满着未知。无法把握身边的事,不由得信起命来。

因为他说了一句话紧张,因为他身边的人紧张,因为和他有关的事紧张。胡思乱想的。稳定。我站直了,告诫自己。怎么会在意这么一个和自己理想的样子不同的人呢?可不能漏出马脚和破绽,讨厌得知自己的想法别人得意洋洋的样子。虽然这么想,可是还是觉得,说不定这个人能行...

 

19岁

心情无处发泄。
睡觉前想打个电话都不知道打给谁。
忍住不想让lof充满坏情绪。可是我只有这么一个安静的,谁也不知道的地方。

夜里睡觉前听别的男人倾诉对别的女人的爱意,不知如何是好。撑着疲惫的精神去给别人慰籍。
“痛苦不能两个人分担吗”
痛苦怎么两个人分担呢?我反问道。又想起月亮与六便士的那段话。辗转反侧,想出去大跑一圈,想冲着天空大喊,想看着月亮让眼泪流下来,想喝个大醉踉跄扑到床上,想随便找个人吻到天昏地暗……然而这些都没有做,我只是静静的,呆呆的等着,想着,哭都哭不出来,无处隐藏。得知自己得了绝症的病人,没有想象中的崩溃。生活原来也是这么累吗?我不禁轻轻问自己。突然很想恋爱,想找个人哄着自己,哪怕...

 

买星巴克是奢侈吗

很少用这么正式标题来讨论事情。事出于大上礼拜,考完口语闲来无事,室友提出一起逛街。
诚实点来说我还是喜欢一个人晃悠的。突然被邀请一起逛街,一种违和感油然而生,并不是说某个人不好或是不愿意相处,至于为什么,那时候的我也没深入思考,思考起不到作用,这不是什么能拒绝的事情。
考场周围是商业街,有几家咖啡厅,不乏星巴克。倘若我自己一个人逛或是跟高中同学一起,准是先去买咖啡,那天也是这么打算的。
“阿,我想去趟星巴克”
“那我也去,我还没去过呢…一般都多少钱?”
“30…左右吧”
“阿?那……我还是看你喝吧。”

笑容一瞬间僵硬在我脸上。上大学之后,我从来都是小心避开家境这种事不谈。然而本身家里也不是大富大贵的类型...

 

潮骚。

总是在快出房门才想起来向日葵。

我其实是个挺不会爱惜东西的人。

因为快要迟到了,想着不浇水也行吧,忘了如此连续了几天,居然也长了挺大。不知不觉这么粗壮,不再像是还会随风摇曳的角色了。少水的缘故,叶子总是卷着的。阿,在自己顽强的斗争呢。休克一期的病人,血压并不会明显下降,代偿变化“自身输血”,会维持一定的动脉血压。因为我的缘故,这株小苗的身体里,是否也有着隐藏的痛苦呢?

打开夜晚阳台的门,叹气中夹杂着自己的不负责任和海风融为一体。从小就如此,喜欢的东西,是不能放在手边的,高高在上惦念着反而保持的长久些。不管怎么说,得好好照顾这个小家伙了。一个月前把向日葵的小苗送了人,不知道长得怎么样了。大...